通江红军城

通江红军城

通江红军城坐落在巍巍巴山腹地,迄今已有1400年的悠久历史,1990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革命历史名城。 是1932年到1934年红四方面军开战革命活动的根据地。当时中共川陕省委、川陕苏维埃政府、中共西北军事委员会、红四方面军总部所在地,大约两万平方米的旺仓老县城,也就成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第二大政治、军事和文化中心,被国内外称之为旺苍红军城。

1932年冬,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苏区,建立了以通江为中心的全国第二大苏区——川陕革命根据地,通江县城是其首府。当时,全县23万人口,有58000多人参加红军,孕育了傅崇碧、何正文、陈彬等十多位通江籍将军,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幸存者仅千余人。

铁血丹心雕塑

通江县城是座受过伤的城市。曾经的枪林弹雨,大小战场,都在如今的这座“红军城”里留下深刻的记忆。
1932年冬,徐向前率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经陕南、翻巴山,十二月十八日抵达通江两河口,在此创建了全川的第一个工农政权——通江两河口乡苏维埃政府。历史的印记在此刻深深烙下痕迹,而那些红军故事在诺水河一浪又一浪的翻滚着,直到今天,仍是人们口里拉的家常。
在“七十一条街”的两旁,一边是红军文化广场,一边是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旧址纪念馆。
红军文化广场是很多人散步休闲的地方,卖玩具的商人,跳舞的大妈,以及游乐的人们,挤满这个只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坝子。他们的生活似乎与各个城市的人们一样,实则饱含着一种历史的记忆。除了广场,河畔的茶馆,医院的建筑,山道的背二哥,都有着红军时代的印记。
纪念馆的建筑风格,依稀可以看得见当年的情景。大门匾额是江泽民总书记题写的。当推开厚重的红色大门,踩着古老的青石板,徐向前元帅的雕像映入眼帘。在这里,文化是大家的,不需要门票,也没有导游,安静陈列的遗物也没有谁看管,随意你进去,还可以触摸到曾经的杀敌大刀和机枪。武器上面,已经逐渐开始生锈,沾满了历史太多的尘埃。
踏进屋内,无形之间,可以感受到一种历史的熏陶,一种很难再在其他博物馆感受到的真实,因为你可以清楚地看见红军曾经读过的书本,用过书袋,以及照亮大路的马灯,用过的地图等等,无不真实的感受到革命的艰苦。

红军石刻

苏维埃遗址

遗址

“红军精神”是红城文化的核心。
1934年11月1日至9日,红四方面军在赤江县委驻地(今通江毛浴)召开了一次规模空前的党政工作会。这次会议,将全军各部队军训时的训词进行了规范,统一为:“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并庄严地举行了以“训词”为基本内容的军事宣誓。从那以后,“红军精神”便植入了一代通江人的内心。
在城里,很多人家里都有红军时期的各种像章、书籍以及墙壁上的标语。这些东西似乎都与他们息息相关,传承的不只是一种形式上的东西,或是口号,标语,更多是一种默默无闻的收藏。
若是有亲朋好友从远方来,通江人就会立刻领着他们,去逛一逛自己已经去过不知多少次的红军博物馆,并向朋友津津乐道。偶有外人问起:“一个地方去了千次万次还不够腻嘛?”但是对于通江人来说,这却是一种精神的修行。
对于通江人来说,红军文化就像是潺潺流水,一样浸润了整座城。翻爬过山顶的战壕,可以采摘“将军树”上的核桃,看得见战役碑前留婚纱,珍藏有红军的马刀……在他们心里,红军已经深深埋入心中,雕刻在这座城市的灵魂深处。而且城里的很多人,大都是红军的后代,在他们的骨子里面,深深地藏着坚强不屈的精神,就如同这座城市,即使是在逼仄的地方,依旧不忘记承载一代人的记忆。
或许时代发展了,城里的年轻人似乎不太记起曾经关于红军的故事。列宁公园、文化广场、王坪烈士墓园等赤红之地逐渐变成了小伙伴们嬉戏玩耍的地方。
大街小巷,或是在山壁墙体,到处都是那个年代的印记,这些红色文化所呈现出来的感觉多多少少有些忧伤。
随着城镇化的不断发展,城乡一体化的推进,城市里的人更新换代,或许唯有把留在博物馆或者是墙壁上的红色文化留存下来,一座城才具有永恒的魂!

遗址

红军遗址

苏维埃遗址

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