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战役纪念馆

空山战役纪念馆

空山战役

1932 年底,红四方面军挥师入川,占领川北和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后,蒋介石委任二十九军军长田颂尧为“川陕边剿匪督办”。1933年1 月28日,田颂尧在成都就职,指挥部队对川陕根据地进行“三路围攻”。
空山坝距通江城200余华里,海拔2100余米,四周重峦叠嶂,北接原始森林,终日风凄凄,雾霭霭,猿长啸,鸟悲鸣。整个坝象只“小木船”,东西长30多里,南北宽三、四里。东南峭壁间,仅有两条羊肠小道,分别通往东南方向的两河口和西南方向的余家湾、柳林坝,独特的地理环境,为红军大反攻提供了巨大优势。

空山纪念馆

余家湾离空山坝60华里,为空山坝西南屏障,控制了余家湾即卡住了敌进攻空山坝西南面的脖子。根据空山坝军事会议的反攻部署,1933年5月19日深夜两点钟,红十一师师长倪志亮、政委李先念命令我们三十三团向空山坝东南二十余里的余家湾方向行动;并且命令连夜赶回红四方面军总部驻地——空山坝,接受紧急任务。 红11师33团在团长兼政委程世才率领下,冒雨摸黑,穿越原始森林,踏过荆棘丛生泥泞险道,先头迂回到空山坝西南余家湾,悄悄地埋伏在敌人的阵地前。21日凌晨4时整,总攻开始。全团战士迅速从左侧穿过敌阵地前沿,配合抄袭柳林溪的红34团等部,向敌侧后发起猛攻,分兵抄袭敌第二线部队余大经团。一营长林英创带头冲向敌群。敌惊惶失措,未及应战,听到:“交枪不杀?”“红军优待俘虏?”敌两个营就全部缴械投降。敌后续部队企图夺回阵地,但被二营长刘世目率队从右侧阻击,歼敌大部,余敌狼狈逃窜。

历史遗迹

红军乘势冲击敌人的旅指挥所。敌利用梓木童庙的高墙大院,负隅顽抗。10名红军战士英勇献身,最后一名战士,凝神屏气,忍住伤疼,机智地翻滚到墙脚前面,将几枚马尾手榴弹抛向敌群。红军林营长率领突击队乘着烟幕冲入敌群,活捉敌4师10旅旅长杨杰。歼灭敌人一个整团,打乱了敌人的部署,余敌逃向高歇子山,又急调东山一个团向红军冲击。双方在山腰展开白刃战,红军在敌后退时乘胜追击至北山河边。逃敌泅水逃命,淹死不计其数。逃到余大经团扼守的高坎子之敌,本想据险顽抗,一听前线崩溃,速跳岩逃命。徐向前在阵地前总结战况说:“33团在余家湾给敌人突然袭击后,我军开始了全线大反攻……敌人纷纷溃退”。这是红军从空山坝两翼开刀反围攻中的右翼战场概况。

参加空山战役的师团级以上人物简介

柳林溪为空山坝东南门户把住了这道门,进攻大小骡马山和小坎子等地的敌人,便都进入红军的包围圈。
田军左纵队进至空山坝外围后,没有掌握红军主力,在贪功图荣驱使下,向柳林溪突进,企图一举拿下空山坝,使中、右两部和刘存厚部,从东西南三面夹击红军。敌人进至柳林溪前后的大骡马、小骡马、小坎子等地,发觉红军部队在此设防。敌人错误地认为是红军撤退不及的兵力在此布防,以掩护其主力后撤,如强敌压境,必将败退。敌刘汉维即令杨选福、杨特生旅攻击大骡马山,李陶旅攻击小骡马山和柳林溪,以威逼红军侧背,覃世科旅在古楼子为二线部队,余大经团驻高歇子山作预备队。决定于1933年5月20日再次全线进攻。

李先念雕像

方面军总部为干净彻底歼灭柳林溪之敌,从左翼卡住敌人的脖子,徐总指挥命令许世友的34团与红33团于1933年5月20日下午同时出发。红34团冒着大暴雨从长坪地区绕小路急速夜行军,秘密插入柳林溪东侧,占领攻击阵地。次日凌晨4时整,红军从发起全线进攻。密集的枪声、震耳的炮声、红军的呐喊声,敌人的嚎叫、骡马嘶鸣声,惊天动地。火光划破了长空,照亮空山坝。敌人从梦中惊醒,乱成一团,四处逃散。不到两个小时,红34团就歼敌一个团,活捉敌团长一名。
天刚亮时,红33团占领了两路口,堵住了敌人的退路。随即,红73师由正面,红10师及12师各一部从右翼分别向敌发起进攻,四面夹击敌人。敌13个团大部被分割包围于空山坝以南之余家湾、柳林溪地区。敌人异常恐慌,“前后部队纷纷溃乱,各自逃生,丢弃军械、辎重甚多。刘汉雄路受左翼李旅崩溃影响亦分道突围,在退却路上互相践踏,溃不成军,第4师团副曾慎修被踩死。……李陶当时曾悬赏5000元,令所部占领高歇子作收容阵地,但官兵已不听命,只顾夺路奔逃。余大经团在突围时,整团被红军包围缴械,余本人仅以身免。刘、李各部退至官路口收容残部不过千余人,所有武器、辎重及全部九团兵力,损失被歼殆尽”。红军经三昼夜激战,全歼敌7个团,击溃其6个团,毙伤敌官兵近5000人,缴获长短枪支3000余支,机枪20余挺,迫击炮50余门。敌左纵队遭此沉重打击后,司令王铭章严饬各部固守观光山之线。但各部指挥人员竭力主张走为上策,免遭全军覆灭。于是由左纵队第一师吕康一旅掩护退却,逐次抵抗,节节败退。敌中、右两纵队,得知左路惨败的消息后,遂回头向巴河右岸仓惶逃跑。各部红军乘势猛打。徐总指挥亲自率73师、11师向南江方向追击。5月26日,收复南江县城,旋经罗家坝进抵三江坝附近。红11师经平溪坝、官路口抵长池附近。红12师35团,于29日收复通江城后,沿杨柏河经清江渡于6月5日收复巴中,继克恩阳,威逼仪陇。红36团沿通江河以西,直上得胜山,夜袭冷水垭守敌,收复兰草、元山、江口。杨森部退守巴河南岸。红11师另一部,亦乘胜向前推进,迫敌刘存厚部后撤至镇龙关和土地堡附近。各路敌军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红军大获全胜,沿途“俘敌官兵6000余人,枪支、弹药、辎重、衣物、银元等,沿途丢弃,让对方去拣,以便自己争取时间逃命”。至此,田颂尧四个月来所占之地,仅十余日,即被红军全部收复。敌三路围攻彻底失败。

历史遗迹

1983年7月,国家主席李先念亲笔题写了“空山战役遗址”。


空山战役遗迹

在1933年5月,空山战役前夕,为阻止川军进犯,红军砍树栅路,时任红十一师政委李先念亲临现场检查设防。这时,一名战士正准备砍一棵大核桃树,见此,李先念对这名战士说,核桃树是百姓的“摇钱树”,应该保留。先念时刻不忘群众利益,保护核桃树一事广为流传,群众皆称此树为“将军树”。1992年8月,“将军树”因雷击致死,遂将原指挥部附近先念拴战马的核桃树命名为桃树为“将军树”,设碑为记。

将军树

1992年6月李先念逝世后,根据他的中原,国家有关部门将他的部分骨灰撒放在空山坝北面的黄杨沟。

李先念骨灰撒放区

空山乡先念小学坐落在四川省通江县空山乡,始建于1952年,原名“空山乡小学”。在过去,学校校舍简陋、破旧,仅有几栋低矮的小青瓦房。2004年,为了缅怀革命先烈,支持老区的发展,关心老区人民下一代的成长,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政治委员(李先念主席的女婿)刘 亚 洲将军捐资30万修建了一栋两楼一底建筑面积900多平方米的砖混结构教学楼,2005年投入使用。

为了表达对革命先辈的怀念,中共通江县委、通江县人民政府在校园内修建了先念祭碑,并决定将“空山乡小学”更名为“空山乡先念小学”。

空山先念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