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碑村农耕文化

金碑村农耕文化

站山顶,鸟瞰群山,金碑村尽收眼底

前言

金碑村史馆位于村委会东侧张家大院,展区面积220平方米。在县委县政府的直接指导下于2017年12月开工建设,于2018年1月底竣工。乡音魂牵,乡愁梦绕,村史馆涉八个方面:即村情简介、历史名人、贡茶文化、乡贤家训、传统茶艺、领导关怀、大事记和经济发展。村史馆充分利用墙壁作为裁体。图文结合,展示村情村貌,清新简洁。旨在铭记历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热爱家乡,建设美丽金碑,圆梦小康。

金碑村文化历史馆

金碑村简介

金碑村,古称漂草坪,火石垭。位于南江镇西北部,离县城11公里,与海螺集团一山相隔,与东榆镇、桥坝村环线相连,东临水洞、光辉,西接五星,北靠黄龙,南毗槐树。幅员面积4.98平方公里,其中耕地1246亩,林地1500亩,茶叶1500亩,辖6个社,有农户230户939人,党员19名,入党积极分子4名,劳动力445人,其中贫困户57户207人,2014年人均纯收入4243元。全村212户住在上世纪建设的土坯房中;砖混18户,有水泥路8.3公里,泥碎路10公里,山坪塘5口(其中有4口不能正常蓄水),微水池12口。金碑村东高西低、沟壑纵横、平均海拔高度1050米,森林覆盖率达85%,是“南江大叶茶”发源地和高山富硒茶主产地,具有悠久的种茶历史,据县志记载“明正德年间,南江金碑茶已作为贡茶”,距今已有33多年历史,有老茶树500亩,其中得到重点保护的九棵古树茶已有500多年树龄。龙洞河村而下焦家河,有凤凰山并与黑虎寨相连。金碑村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处南江煤矿,水泥矿丰富资源的开发区位,是南江工业经济发展的重要基地,形成连片开放新格局。金碑村2013年换届以来,村两委班子团结带领全村群众,新植茶园1000亩,改造老茶园500亩,2014年又把古茶园9株500多年树龄的古茶树规划为重点遗产保护。正在建设的新村易地聚居点房屋已经全部完工,一个“百日攻坚,决战脱贫”的小康新村已经初步形成。

农耕文化馆

历史沿革

1、金碑村解放前原名漂草坪,隶属南江县安家坪六保后更为九保。

2、解放后,南江县设立了城关区水洞乡,漂草坪改为“金杯”,划归水洞乡管辖,在土改工作组的直接指导下,进行了改革。

3、1953年开始,在国家的号召下,逐步完成了农业合作化。

4、1958年建立了人民公社,金杯村隶属水洞人民公社,由小河区管辖,1958年建立了人民公社。

5、1982年,国家实行改革开放,人民公社解体,恢复水洞乡,大队改村,队改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承包到户。

6、后来撤区建镇并乡,水洞撤乡并入南江镇,“金杯”大队改为“金碑村”。

百忍家风

金碑传说四大故事

1、金凤山的传说

神话传说中的金碑村在远古时代,一对金凤凰从白顶子飞天而降,栖息在西北山头,时常化作美丽的姑娘教会百姓纺丝织衣,采茶酿酒,从此不再离去,人们为感激凤凰带来的农耕幸福和娴淑美丽而将此山称之为“凤凰展翅”,左侧的青龙寨便化作“青龙吐水”,护佑凤凰形成天然“龙凤呈祥”之势。

史馆看护人亲身讲述

2、漂草坪的传说

每当皓月临空的夜晚,有一群水驴从龙洞沟的煮水洞中出来,大摇大摆地走向漂草坪夜牧,吃饱青草后又回到洞中,“水驴学羊”便不胫而传,闹得百姓十分惊慌害怕,人们便向峭壁山峰上的天龙洞向龙王求情,帮助赶走水驴,恢复往日平静安宁。龙王答应了百姓请求,收回龙宫坐骑。从此人们将漂草坪开垦成良田,男耕女织,世代繁衍,生生不息。如今在天龙洞新建了溶洞寺供当地烧香许愿,朝拜参观,成为当地一处旅游圣迹。

草鞋

3、金凤岩的神话

自从张有人被姜子牙封为玉皇大帝后,觉得既然掌管三界,定求长生不老,于是传来太白金星,问道:“神仙长生是吃仙丹还是饮仙茶?”太白答:“仙丹伤体损阳,仙茶长寿提神。”帝曰“何方茶好?”太白回答“武夷山大红袍,光雾山大叶茶”。于是玉帝便下令武夷山和光雾山当方土地寻找宝地栽种仙茶,以供天宫饮用,同时派出两位仙女跟随光雾山土地来到南江选址,踏遍公山几水都不如意,无法交差,一天正好遇见龙王,谈及此事,龙王望着两位如花仙子大笑道:“天龙洞的对面漂草坪是我的后花园,就在那里试种如何?”,随后,三位钦使与龙王一同来到漂草坪金凤岩埋下两株大叶茶籽。几年后茶树已经开花不结籽,无法扩种,急坏了土地,两位仙女在天龙洞和龙王打得火热,却忘却了复命。土地上天告了御状,玉皇大怒,命风伯将天龙洞的水风干变成干龙洞,将两位仙女化作昆虫金蜂永世为茶花授粉,两株茶树已然封王,而金蜂仍在繁忙,换来了茶果累累,大叶茶迅速种遍南江山山水水,金蜂住在凤岩冷宫,却渐渐被人遗忘。

笆篓(殷福云捐赠)

4、石匣子的传说

黑虎寨半山腰的一尊形似石匣子的巨石据说神仙在里面拥有无数金子,人们便流传“悬崖挂斗,黑虎守候”,让人望而生慕,从此猿猱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为金碑守住了一方风水财富。该村乡绅陈学三牵头在大沟碥建造了一座大石板桥并立了指路石碑,为民善举,造福一方。

现在几乎已看不到的马灯、油灯